闲云野鹤

你好,这里顾七辰,幸会

文风不定,间接性抽风
热衷冷cp并且还在挖掘新的冷cp
为清安扛起大旗但是随缘更新

谢谢你愿意看我的文字
也谢谢你喜欢我的文字

愿每一个人,都被世界温柔以待

微小段子



吃过饭后清光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看书,洗完碗的安定眼睛亮亮的跑过来趴在他身上,清光抬起胳膊给他让了一个空,安定顺着空爬过来趴在清光胸口期待的看着他

“加州清光同志,你不觉得家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太冷清了点吗?”

“我不介意把冲田君接过来一起住,如果他愿意的话。”

此方法无效,安定果断换下一个

“你平时上班,我一个人在家里面很无聊的。”

“你可以去图书馆或者堀川的咖啡店。”

看着安定脸色不好,清光笑眯眯的补充了一句

“我不会介意的。”

安定深吸一口气,微笑道

“你不觉得咱家可以养点什么吗?”

“我不是在养你吗?”


———————————————————


就是一个日常的小段子

没什么实际内容


【清安】国王游戏

说起来我在国王游戏这方面真的超级非

曾经创下了十连中

终于还清欠下的债啦开心

———————分界线————————

“来玩国王游戏吧!”

不知道谁提出的意见,但是大家都迅速的同意了,鲶尾撸起袖子

“我鲶尾藤四郎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非洲人!”

“只要有清光跟鲶尾在其他人就会很安全呢。”

清光无奈的耸耸肩,他在这种游戏上一向很非,不过比鲶尾稍微好一点,至少没有十连中过,目光扫过围坐成一圈的众人,清光眯着眼往安定身边靠了靠

“大佬求庇护~”

“好说好说。”

比起清光的非,安定在这方面倒是欧的不行,伸手装模作样的揉揉清光的头,把发过来的牌翻开,不出意料的是国王

“好了,我是国王。”

“八个人是吧,那就三号跟五号,头发绑在一起直到游戏结束吧!”

“我五号,三号谁?”

“那肯定是我啊。”

鲶尾看向和泉守,八个人里面偏偏抽到他跟和泉守安定的运气也是没谁了,头发绑起来有诸多不便,尤其是鹤丸还不嫌事大的给两人绑了一个麻花辫,两人的头靠在一起,鲶尾苦逼兮兮的握住骨喰的手一脸深情

“兄弟我爱的是你真的这样我也没办法的你要怪就怪安定吧。”

“我知道。”

骨喰轻描淡写的撇了眼鲶尾,堀川一直待在和泉守怀里也没觉得什么,倒是清光暗搓搓的把鲶尾记下来了

重新洗牌,国王在鹤丸手里面,看着鹤丸一脸阴谋的样子大家就知道准没好事

“要玩就玩大一点嘛。”

鹤丸笑嘻嘻的把国王扔出去

“那么二号和七号,请二号声情并茂告白自己左手边的人,七号请说出正对面人的三个缺点!”

清光跟鲶尾都举手了,巧的是清光左手边是安定,鲶尾正对面的是鹤丸

“告白?”

“对!告白!”

清光撇过头去看安定,而安定刚刚好也在看他,视线相碰,相视一笑

“我才不要告白。”

少年眉目弯了下去,笑容里透露着欢愉与爱意。

唇边的笑容变大,清光还未说话安定便知道接下来的话语会是什么了

“喜欢说过太多次了,这次就说我爱你。”

“闹腾,惊吓,三日月!”

另一边鲶尾飞快的说出来鹤丸的三个缺点

“前两个没什么毛病但是最后一个三日月是什么鬼啊?”

“因为鹤丸先生太在意三日月殿了经常就忽略掉了一起战斗的大家呢。”

接下来几局,和泉守抱着堀川连带着鲶尾一起做了十五个深蹲,鹤丸转了二十圈成功晕头转向的摔进三日月怀里,骨喰展示了自己超强的柔韧性腿咚了鲶尾但是连累着和泉守半蹲着还被误伤了。

眼底有了倦色,清光跟大家打了声招呼牵着安定在庭院绕远路回房,夏夜的景趣很好看,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微凉的风,朦胧的月色,清光停下脚步,含笑看着安定,他们太熟悉彼此了,熟悉到一挑眉,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的意思,双唇相碰,浅尝辄止,两人额头抵着额头,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清光笑了

“果然,最爱你了~”

【清安】夜晚



我没有忘记清安!!!没有!!!

到了瓶颈期清安死活写不出来什么

小可爱们有什么想看的可以跟我说一声我能写就尽量写


———————分界线—————————


“来人啊救我!”

消息发出去不到两分钟,加州清光披着羽绒服敲开了大和守安定宿舍的门,进屋关门上锁一套动作做的是行云流水,看到还在笑的安定不免有些无奈可无奈里确确实实带着宠溺

“你就那么高兴啊?”

“可高兴了~哎哎顺便把灯关了!”

“你除了支使我还能干嘛?”

“我除了支使你还能干的可多了。”

安定往里面挪了挪自觉的把外面一片地方留给了清光

“他们床铺都收拾了咱俩又不是没一起睡过今晚就挤挤吧。”

“你就不怕我对你动手动脚吗?”

“你觉得我会从吗?”

理确实是这个理,清光放了外套乖乖躺在床的边上拽了点被子

“真羡慕你们系啊这么早就放假了。”

“你明天只考一上午羡慕个毛线。”

“说起来我就来气,我好心跟老师商量了一个月预备在晚自习考两科然后明天早点走,他们偏偏不同意!早点放假早点回家不好吗?”

清光侧过身,单手撑着脑袋,一脸郁闷,安定看着不自觉笑出声来,伸手戳了戳清光的脸,手感不错

“你不就是为了跟我一起回家吗,放心我订了明天下午的票,咱俩能一块回去。”

“真的?媳妇儿真好!”

清光笑嘻嘻的凑上前装作要亲一口人,安定不肯被钻了空子的清光揽住腰

“给我亲一口呗?”

“就一口?”

“就一口。”

“行。”

安定爽快的凑过去被人亲了一口,反正平常亲的也不少,他也不亏。亲到自家媳妇儿的清光美滋滋的又往外移了移,拿起手机预备开始背诗词,安定就安安静静的在里边儿刷微博,两个人安静了没几分钟,清光就戳了戳安定

“媳妇儿,你有没有第一眼就被惊艳到了的诗句啊?”

安定想都没想就冒出来一句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这句诗是不是有点悲啊?”

“那你呢?你有没有?”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安定念了几遍,乐了

“你记没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说的就是‘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这种俗套的开场白。”

清光想了想,貌似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食堂,安定没看路一脚踩空了清光顺手就扶了一把,这一扶就扶出了别的心思,清光看着安定的眼睛没头没脑的就冒出来一句“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思绪收回来,清光歪着头看着安定笑

“我这不是对你一见钟情了嘛。”


【流光】就这样吧



永远的起名废

跨次元cp佐藤/流司×加州清光

感谢姬友 @封疆 提供的cp灵感

虽然是流司粉但是对于流司演的five心态真的是非常微妙了


————————分界线———————


一般来说,明星对于自己演的电视剧不会去观看的,因为谁都不知道最后播放出来会有多羞耻。

佐藤流司在准备发布会的时候收到了家里面小家伙发给他的消息

[我生气了。] 

还没等他搞明白加州清光在生气什么便被工作人员推上了台,稿子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在回答完问题之后的空隙里思考了一下自己最近做了什么事情让家里面小家伙生气了。

没有绯闻,没有跟别人过于亲密,吻戏什么的也都跟小家伙报告过了。

所以他到底在生气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的佐藤流司只能撑起笑容在发布会结束后紧赶慢赶的往家里面赶,一开门就被小家伙扑了个满怀,双腿缠在他腰上,胳膊死死抱住他的脖子,脸埋在双臂里说什么也不抬起来,佐藤流司没办法,只得一手托着加州清光的屁股,一边哄人一边关门进家门。

“你知不知道你five都演了些什么啊!”

小家伙闷闷的声音传出来,佐藤流司在脑子里面飞快的过了一下剧本内容,确定没什么问题了之后信誓旦旦的开口

“吻戏拥抱戏我都跟你报备过了你也点头通过了了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

加州清光终于把头抬了起来,眼圈已经红了,一脸委屈的看着佐藤流司

“你都没带我去过祭会。”

“也没陪我去过鬼屋!”

“更没有带我去打过群架!”

“那些都是剧情需要的,你就因为这些生气了吗?”

佐藤流司有些哭笑不得,加州清光又把头埋了回去,声音依旧闷闷的

“我知道是剧情需要,可我还是不舒服。”

他抬起头宣誓主权一样亲了口佐藤流司

“你是我的!”

难得加州清光主动宣誓自己的主权,佐藤流司看着加州清光亮晶晶的眼睛心里有些痒

“咳咳,是是是我是你的。”

佐藤流司故意咳嗽了两声撇开视线,寻思着怎样找个借口把人放下来,再这样抱下去保不准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事情。他理由还没想出来便听见小家伙的声音

“你不想做吗?”

抱着他脖子的胳膊又紧了紧,加州清光脸埋得更深了,佐藤流司盯着加州清光的后脑勺看了看,行吧,他想,小家伙自己送上来的不吃白不吃。

“呜嗯……”

小家伙的腿依旧缠在他的腰上,衬衫大大咧咧的敞开着,脖颈跟胸前有了不少的红痕,加州清光勾着佐藤流司的脖子,红着眼咬着牙骂他是混蛋却依旧乖乖的回应佐藤流司的吻。

被折腾的疲惫不堪的加州清光恶作剧般在佐藤流司肩膀上留下来一圈的牙印,然后闭着眼不闻不问的任佐藤流司抱着清理。

事后佐藤流司抱着加州清光去看他演的电视剧,一集看完他就摁了暂停,演的时候没觉得什么为什么现在剪辑完了来看就这么羞耻了呢?佐藤流司似乎有点明白他家小家伙为什么生气了,他伸手捏了捏加州清光的腰,说道

“我当时脑子里面都是你我才亲下去的,再说了这个只是借位,真没亲。”

“我又不是你的脑细胞我怎么知道你想的谁。”

加州清光冷哼一声却也没继续往下放,耳朵红了透彻,佐藤流司也没拆穿他,咬了咬他的耳朵

“还看吗?”

“看!干嘛不看!”

“十分钟一次,咱俩算算?”

“靠你个混蛋!”


【三日鹤】凌晨三点



随心产物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


凌晨三点,鹤丸带着喝的烂醉的三日月回了家,把人扔在沙发上后就不管人的死活了,拿着蜂蜜去了厨房,被摔下的三日月茫然的看了看陌生的环境,看到在厨房里的鹤丸之后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去找人。从后面环抱住鹤丸,三日月头抵在鹤丸的后颈上蹭了蹭,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你说过你不会爱人。”

“我不会爱人。”

鹤丸把放了一勺槐花蜜的杯子往里面推了推,转身迎接了一个充满酒气的吻,三日月揽紧了他的腰,鹤丸勾住了他的脖子。

热水壶烧开了水,“啪”的一声自动跳开了。

第二天三日月醒的时候,鹤丸还在睡觉,三日月单手支着脑袋看着鹤丸的睡颜,在脑子里面把昨晚的事情捋了一遍之后开始想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无一例外都跟鹤丸有关。

鹤丸可以说是个天生的情种,滥情到多情,多情到无情。他身边的人很多,男男女女来来往往的不少,却没一个留的长久,可能今天是一个标准的美女,明天就换成了一个清秀的男孩。

来者不拒,去者不留。

两个人在一起也是鹤丸临时起意,昏暗的包间里鹤丸拽着三日月的领带把他堵在角落里面,似笑非笑的问他

“亲爱的董事长大人,你看你跟我都是孤家寡人的,不如一起搭伙过日子怎么样?”

三日月本来想拒绝的,可是低头对上了鹤丸那双金色的眸子,鬼使神差的,他点了头。那双眸子里,除了似有若无的笑意,还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意,或许还有着其他什么东西,时间太快他还没来得及捕捉到,鹤丸就已经移开了视线。

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在一起了,那段时间鹤丸身边的狐朋狗友都走了七七八八了,三日月也是第一次知道了鹤丸十项全能这件事,上的厨房下的厅堂,文能舌战群儒把董事会的人堵的死死的,武能在上司眼皮子底下搞事情还不受连累。

三日月知道,鹤丸的心一直都不在他这里,或许他的心也没有在谁哪里停留过吧。

商业竞争,使用美人计这些个手段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一样的事情了,彼此心里都有数,鹤丸国永进三日月办公室的时候那个美女衣服都快脱光了,鹤丸伸手敲了敲门,嘴角的笑容无懈可击

“非常抱歉打扰到你们了但是我这里有一份需要董事长您亲自签名的紧急文件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

三日月看着鹤丸的眼睛,那里面干干净净的什么感情也没有,仿佛面前坐着的怀里还有一个快脱光衣服的美女的人跟他毫无关系一样。鹤丸确实无所谓,他没动情,连最基本的喜欢都被理智给摁了回去,他是个天生的风流客。

三日月最终还是没留得住鹤丸,似乎也没有人能留得住他。

鹤丸是在三日月怀里醒过来的,他眯着眼,笑嘻嘻的亲了口三日月

“我不会爱人。”

不是不知道怎么去爱人,而是知道如何去爱人,却不想爱人。

三日月回亲了一口,揉了揉鹤丸的头

“总有一天你会的。”

他们交换了一个亲吻,然后分道扬镳。

从那之后三日月没再听到鹤丸身边出现了什么人,游刃有余的游走在各种人之间,却是片叶不沾身。

杂七杂八的事情戛然而止,三日月伸手揉了揉鹤丸凌乱的头发,往人身边又靠了靠,轻声说了句什么,闭上眼抱着人准备再睡一个回笼觉

“鹤啊…”


【三日鹤】寻鹤(13)

哭了,哥你终于想起来更新了嘛


顾墨诩:

—回来更文,挖坑能手

—龟速不坑

寻鹤(13)

鹤丸被耳边的低语搞得一愣轻轻推开鬼丸,金眸中蕴藏着不解的意味。

"哈…你们回来了!"

审神者声音打破了尴尬,众人闻声转头看向审神者,审神者看到南泉一文字从庭廊跑过来伸手摸了摸南泉的金发,南泉嘴上嫌弃但是还是没有阻止他的动作。

"各位此行辛苦,早早换装修整一番。"

"哈哈甚好,那我和鹤先行告辞了,鬼丸,您请自便。"三日月拉过鹤丸,两人的手在宽大振袖中十指相扣,两人往部屋方向走去,走到所有人看不到地道,鹤丸放开三日月的手,将三日月推靠门而立,手抵着墙满脸笑意盯着三日月那双月眸,鼻尖轻嗅在人颈间落下一吻

"嚯,好大醋味!原来三日月殿也会吃醋嘛?"

三日月瞅着鹤丸那对金眸,任由鹤丸的动作片刻才开口

"是鹤教会我的。嘛…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

三日月牵住鹤丸空着那只手放到自己左胸口

"这里。"

鹤丸收回手头靠着人胸口认真听着那跳动的声音,扬起来头轻笑直接吻住对方…殊不知却被远处的人看的真切。

夜,是可以蕴藏黑暗的,黑鹤坐在离本丸不远槐树上直勾勾盯着远处本丸,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灰尘离去。

"没想到竟然能和鬼丸殿一起执行任务呢!"一期整理自己身上出阵服,早早整理好出阵服鬼丸笑着点了点头抬手为人整理有些歪扭披风。

"不,我才刚刚到这里,还有许多事需要你们来教我。"

"大家长,我可以教你哦!"一旁乱蹦蹦跳跳过来,鬼丸看到乱藤四郎笑着弯腰揉了揉人发顶。

"好,谢谢乱了…准备好就出发吧!"

"是。"

"祝你们一路顺利,万事小心。"山姥切拉了拉斗篷轻声说着。金光笼罩所有出阵刀剑男士,带金光散去他们身影已经消失在本丸到达另一个目标地点。狐之助晃动颈间铃铛召唤出光脑说着接下来保护的目标人物,乱作为短刀侦查高于两个当家太刀,率先进入战斗状态。

"敌人来咯!很多哦!"

黑鹤带着众多时间溯行军出现,众人见到黑鹤惊呆了。

"呦,你们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鹤丸国永暗堕的哦!这样的我出现有没有吓到你们呢!黑鹤笑着挥动手溯行军一拥而上,而自己直接奔着鬼丸挥刀,鬼丸下意识挡住对方攻击

"啊!好久不见。"

"我们见过嘛?"

"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过你化成灰我都认识。"



【清安】景趣故事Ⅲ



最难写的果然是夏天啊,我夏天除了打工就只有打工了,印象深刻的是七夕节开学。



很热。

蝉声很吵。

安定靠在清光肩上昏昏欲睡,却被人恶意的抖下去而瞬间清醒

“啊…清光?”

“清醒了?我找到了有趣的故事。”

“牛郎织女?”

“讲的好像是天上的仙女跟凡人的故事。”

两个人靠在一起认真的读着来自大海那边的国度的神话故事

“一年只能见一次未免也太可怜了点吧。”

安定撑着下巴,清光揉揉安定的脑袋不回话

“喂,你说句话啊不觉得很可怜吗?”

“不觉得。”

“什么啊——这么冷血的吗?”

清光撩起安定的刘海,头抵着他的额头,眉眼弯弯

“因为他们见到面的那一天,一定是满怀欢喜的啊,所有的思念与期待都在这一天实现了,哪怕即刻就要分离,可是见到了对方,拥抱过了对方,诉说了思念与爱恋,就已经很开心了。”

“就像我,在来到本丸的时候就一直等着你的到来,等待的时间越长我就越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所以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心里眼里都是欢喜的。”


夏夜


可能是有萤丸的缘故,萤火虫比往日多一点。

“为什么要开烟火晚会啊?”

“因为主公买了很对烟花。”

清光已经习惯了主公想一出是一出并且行动速度贼快这件事了,伸手接过主公递过来的仙女棒,转头发现安定还有点懵

“别懵了主公是个行动派,用他的话说就是,开心就好。喏,给你。”

清光点燃了一个仙女棒递给安定,金色细碎的光芒在夜色里跳跃着

“为什么要叫仙女棒啊?”

“大概因为燃烧的样子像是施法的魔杖吧,当然也可能因为这个名字好听一点。”

“诶?”

“另一个名字叫,手持烟花。”

“还是叫仙女棒好了。”

“噗哈哈哈哈……”

“笑什么啊……”

仙女棒很快燃尽了,清光就再点一根给安定,两个人一个拿着玩,一个预备着点给人玩,不大庭院里,营造了属于两个人的小小的世界,仙女棒很快就燃烧完了,当最后一点烟火也消失的时候清光转过头亲了一口安定,笑的温暖明亮

“最喜欢你了~”


【狐尾】突发状况



小狐丸×鲶尾藤四郎

无脑产品ooc突破天际慎重食用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

被糊了一脸蛋糕的鲶尾迅速的反击回去,看着头发上沾着奶油的小狐丸,他眨眨眼,有些无辜好像,搞了件大事?全校都知道小狐丸多宝贵他的头发,现在被他糊上了奶油……鲶尾笑了笑,仗着自己机动高光速开溜。

被打击报复是在一个午休,小狐丸以老师的身份没收了鲶尾所有的零食,看着鲶尾一脸不爽却不得不把零食上交时的表情,小狐丸愉悦的勾起嘴角,小样,还治不了你了?

梁子就这样结下了,学校里每天都能看见鲶尾跟小狐丸的相爱相杀,啊可能只有相杀。

今天你怼我一下,明天我罚你抄书,暗地里过招无数,见了面又是一副“老师您好老师您辛苦了”“鲶尾同学要好好照顾自己啊个子这么高怎么那么瘦”“谢谢老师关心”师生关系融洽的样子。

某天玩大冒险的时候,鲶尾一脸诚恳的跟和泉守讲

“说实在的,比起跟用五种语气说我喜欢你我更愿意选择谋杀小狐丸。”

旁边的堀川国广震惊了

“鲶尾你真的是很执着于小狐丸老师了。”

“毕竟第一次见到如此小气的老师。”

鲶尾磨着牙说到,不过是把他头发弄上了奶油至于吗?他头发上的奶油更多好吗?再说了罪魁祸首还不是小狐丸他自己?和泉守不管,在一边催着他快一点说,安定已经举起手机

“鲶尾你快一点。”

可是某一天,鲶尾跟小狐丸同时停止了这场争斗,偶尔走廊上遇见了也能平静的点点头然后擦肩而过。

好奇使人质壁分离。

某天安定眼尖的发现鲶尾脖子上的红痕,不管众人怎么威逼利诱鲶尾就是不肯承认,还是安定在厕所无意中听到的

“都说了不要留在这么明显的地方了,今天安定他们看见了问了我好久。”

“你怎么跟他们说的?”

小狐丸亲了口鲶尾

“就说被蚊子咬了。”

“他们信了?”

“死都不松口他们不信也得信!行啦我回去上课了放学了再去找你,小狐丸老师~”

鲶尾回亲了一口小狐丸,跑着回了教室,待在隔间里听到了所有对话的安定沉思着回了教室

放学之后两人就被堵了,除了安定清光和泉守他们还有觉得有趣跟过来鹤丸国永以及看鹤丸走了也跟过来的三日月


“大概就是怼出感情了吧 。”


后:

当某人成年以后,被小狐丸忽悠到床蹀躞上了

“十八岁了。”

“嗯。”

“成年了……”

“嗯……嗯?!小狐丸你个混蛋!!!”


【清安】景趣故事Ⅱ

依旧短小

毕竟是日常的小故事(够了你只是给自己找借口而已

诸位食用愉快

春日

樱花开的极盛。

洋洋洒洒的开满了山坡,偶尔有风夹杂着花瓣飘落进池水里。

“果然在这里啊,安定。”

出阵回来在本丸逛了一圈没有找到安定的清光来到了万叶樱下,果不其然看到了在粗壮树枝上小憩的安定

“啊清光,你回来啦。”

“很喜欢这里吗,看你总是往这边跑。”

“过来坐坐总是能平静下来。”

安定坐起来,摸了摸树干,笑道

“还是不敢相信啊,被赋予了人类的身体像人类一样的活着,就像是梦一样。”

“不是梦啊。”

清光伸直手,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花瓣在手上打下一片光影,他眯起眼,能够感觉到微小的暖意

“受伤了会疼,可正因为疼痛,所以才如此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啊。”

清光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当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在做梦。”

他笑了笑,对树上的人挥挥手

“下来吧,我接着你。”

清光站在树下伸开双臂,看着树上的人毫不犹豫的跳下来,稳稳当当的把人抱在怀里,风卷起了一阵樱花,像极了再次见到彼此时的场景

【清安】小家伙



好喜欢那些谈甜甜的恋爱的人啊


07


清光觉得他家的小家伙真的是可爱到爆了。


“真可爱呢~”

“不要说我可爱!”

“是是是,真的很可爱啊~”

“清光!”

“抱歉抱歉,不过真的超级可爱哦!”

清光笑眯眯的逗着把自己裹成一团的安定,起因是今天下午的一个吻,小家伙不知道什么原因非常兴奋的扑进他的怀里面跟他要了一个吻,却没想到被人撞见了,脸皮薄的安定一下子就红了脸,埋在清光颈窝里不肯抬头

“啊,抱歉打扰到你们了,不过要幸福啊~”

清光道了谢,抱着人回了家里面,安定便一溜烟的跑进卧室把自己裹成了个球,这才有了刚刚的一幕

“好了好了怎么说也得把头伸出来吧?憋太久可是对身体不好的。”

安定盘腿坐起来,依旧裹着被子 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清光看了半天最后整个人埋进清光怀里紧紧抱住清光的腰

“被别人看见了……”

“清清楚楚呢。”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太好意思。”

“我知道。”

“还有……”

“还有?”

安定抬起头,有些期待的看着清光

“我还想要一个亲亲。”